高校教授批岳麓书院收费后:遭遇网络谩骂,考虑申请信息公开
2019-07-25

    岳麓书院实景

    

     12月15日,一场有关于岳麓书院收费相关法律问题专家研讨会在湖南湘潭举行,多位在湘的高校教授、律师及法律专业学生等50余人受邀到场。

     在此之前,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倪洪涛在网上实名发文称,拥有“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收取门票行为缺乏合理性、合法性和必要性。

     12月11日,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相关人员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二级学院,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5A级景区(点)。门票收费严格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

     另据岳麓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2017年,岳麓书院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左右,全年总支出在2000万元以内,剩余的钱都在湖南大学专项账号上。

     澎湃新闻了解到,因为质疑岳麓书院门票收费,倪洪涛个人微博@滔滔布绝 评论区收到大量谩骂。在爱人的建议下,他取掉了挂在学校办公室门口写有“倪洪涛”字样的铭牌。

     针对网络谩骂,倪洪涛表示,如果对方是湖南大学学生,能够理解这些人爱母校的心情,但大学生应当有理性讨论的能力,让真理越辩越明。接下来,他会考虑就此事申请信息公开,并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岳麓书院门票

    

     岳麓书院门票价格被指“畸高”

     12月15日下午,湖南勤人坡律师事务所会议室内座无虚席,来自湖南师范大学、湘潭大学、中南大学等高校教授,在湘律师,法律专业学生等参加研讨会。

     岳麓书院收费法律问题研讨会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摄

    

     会议围绕岳麓书院收费相关法律问题展开。倪洪涛首先就岳麓书院收费的历史沿革、收费的合法性、收费主体、收费许可等问题进行了简单介绍。

     “岳麓书院收费合不合法,有许可就可以收费,如果许可违法,可以告行政机关。”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姜明安说。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秦前红从书院收费主体的适格性展开讨论。他认为,从已有公开信息来看,湖南大学作为一个公共事业单位,既没有经营性收费权利,又没有管理性收费资格。湖南大学如果想获得收费权,必须按照价格法等相关法律,获得服务收费许可,并且门票价格以许可目的为依归。

     秦前红说,收费的目的、用途应该是为更多普惠于大众。按照有关规定,历史文化场所一般以公共投入为原则,以保护性收费为例外,并且必须及时向社会主动公开或依申请公开收费标准、收费额度、收费用途,并定期接受审计。

     秦前红还表示,根据岳麓书院回应,2017年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左右,全年总支出在2000万元以内。这意味着,每年高达1000万元的收费余额躺在帐上,恰恰说明岳麓书院门票价格畸高,违背了行政合理性原则。并且,这1000万余额的用途成为疑难问题,它是用于下一年的文物保护?还是可以用于其他公益或慈善事业?值得进一步探讨。

     研讨会上,多名教授、律师支持以行政诉讼的方式,取消或降低岳麓书院门票价格。同时有与会人员认为,倪洪涛不一定要用打官司的形式要求岳麓书院取消或降低门票收费,也可以以教授身份向湖南省发改委提出建议。

     此前的12月11日,倪洪涛曾在一篇文章中“炮轰”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现象。他在文中指出,岳麓书院有“三重身份”。其一,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其二,作为1988年获批的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它似可收费,但所收款项是专款,必须用于文物保护;其三,作为2012年认定的5A级景区岳麓山景区的一部分,在整个岳麓景区都不收费情况下,唯独书院收费,缺乏必要性和正当性论证。

     教授发表批判言论后遭遇网络谩骂

     澎湃新闻注意到,自倪洪涛实名在网上对岳麓书院收费问题提出观点后,其个人微博开始收到大量谩骂。

     12月12日,#教授质疑岳麓书院收门票#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评论中不乏冷嘲热讽。

     “岳麓书院属于湖南大学,收不收费是学校的主权,你质疑什么鬼,你家的?你说是共同财产,不收费你来维护?维护不好又说湖大……”有微博网友这样表示。

     当晚,倪洪涛通过个人微信、微博发布《声明与警告》称,“今天上了热搜后,部分湖大学子开始在微博上对我本人展开了谩骂。对此,我特别理解湖大学子如我般对母校的深情厚谊,尽管感情表达有些许幼稚甚至严重非理性。”

     倪洪涛个人声明

    

     倪洪涛还在声明中指出:“母校就是自己可以骂而不允许别人有任何指摘的地方。不过,如果这种谩骂和网络暴力背后是有组织的,那么要事先说明,由于学子们的口无遮拦、维护母校的善意,反倒引发收费去向监察监督的严重后果,与本人无关。”

     最后他还表示,自己只关心公物的合理利用甚至无偿利用问题,并不想与任何人结怨,哪怕是无意的伤害也不是其初衷。

     之后,倪洪涛在爱人建议下,取掉了挂在学校办公室门口写有“倪洪涛”字样的铭牌。

     除网上谩骂,倪洪涛也收到“善意的提醒”。

     研讨会上,不少学者教授对倪洪涛的做法表示肯定。“倪?涛教授对岳麓书院收费问题的关注既展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公共情怀与担当,也是公民行使知情权和监督权的具体表现。”秦前红说。

     曾推动湘潭大桥停止收费

     这不是倪洪涛第一次参与讨论公共话题。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湘潭市在湘江上陆续修建了4座大桥,其中一大桥原本应到2000年停止收费,但1998年湘潭市又突然将一大桥和三大桥捆绑到一起收费,收费期延长到2021年。

     彼时正在湘潭大学工作学习的倪洪涛认为,路桥收费问题致使湘潭市区被人为地以桥为界分为东西两城区,市民开车过桥还要双向交费,带来极大不便,同时阻碍了湘潭市的经济发展。

     2008年5月1日,时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公布实施。据《检查日报》、新华网等公开报道,当年5月4日,倪洪涛和另外5位法学博士以生活和科研需要为由,向湘潭市人民政府和湘潭市交通局提起申请,请求依法公开湘潭市四座大桥路桥收费及费用利用情况。

     随后,湘潭市政务公开办公室对倪洪涛等人提出的问题作出部分答复,但湘潭市政务公开办公室认为申请人提起申请时4座大桥各自的路桥收费总额以及费用的利用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不属于市政府应当公开的信息范围。

     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倪洪涛等人将湘潭市政府起诉至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判决公开4座大桥每年的收费额及费用利用情况等信息。

     据《人民日报》报道,此案在当时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在进入审判程序之前,湘潭市政府于2009年1月停止出台大桥收费的决定,并拆除了三座大桥的收费站,该案以原告撤诉结案。倪洪涛也因此被湖南省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办公室评为年度“湖南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

     “湘潭大学博士状告市政府的案件,当时在湖南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同时,对其他城市的路桥收费也产生了很大触动。”湘潭市政府一位知情官员对媒体说。

     2015年3月,长沙市正式宣布取消实行9年的路桥通行费年票制收费方式,暂停了城市路桥通行费的征收,自此,湖南城市路桥收费走向谢幕。

     2015年12月28日,湖南省发改委批复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同意继续以50元/人的价格收费,自2016年1月1日起,有效期3年。因此,岳麓书院收费有效期即将到期。

     倪洪涛说,如果湖南大学积极向社会有良好的回应,取消岳麓书院门票收费,或者以保护文物的目的,将票价降至合理区间,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也不必起诉。如果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继续执行50元/人的门票价格,并且将收入用到非文物保护上,他将申请信息公开、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并且节奏会加快。

     此前报道

     高校教授质疑岳麓书院收门票 湖南大学回应:系按规获批执行

     the end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